促进可持续发展节能减排

丰电科技引进欧州节能环保、清洁能源项目

促进可持续发展节能减排

希望将干净的,清洁的,绿色能源
运用到中国建设,美丽中国梦

首页 > 新闻中心 > 行业新闻
“一带一路”地热布局大盘点

发布时间:2017-06-02     来源:丰电阳关网站     分类:     点击数:0

日前,备受关注的“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在北京成功落幕,引发世界广泛关注。纵观“一带一路”所涉及到的诸多行业领域,能源合作是其中一项重要内容。能源作为人类社会发展的重要物质基础对于加强带动“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区域合作,有着至关重要的作用。中国政府提出的“建设全球能源互联网,实现绿色、低碳发展”成为本届峰会的一大焦点,那么,地热能作为清洁环保的新型可再生能源在“一带一路”沿线周边国家分布是怎样的?基于此,小编进行简要梳理,以飨读者。



意大利



意大利位于亚欧板块和非洲板块的交界处,处于地中海—喜马拉雅地热带。意大利的地热能储量3270万千瓦,虽然看起来略低于美国、日本、印度尼西亚等地热大国,但也十分丰富。意大利人利用地热能的历史要上溯到上个世纪初,1904年,意大利的皮也罗·吉诺尼·康蒂王子在拉德瑞罗利用地热发电,这是世界最早的地热发电,采用的是天然地热干蒸汽发电,可以说,地热作为能源形式被利用,最早起源于意大利。拉德瑞罗地热田位于罗马西北方向,处于第勒尼安火山区的北部范围内,是世界著名的干蒸汽地热田之一,它由八个地热区组成,具有良好的构造和丰富的热源,钻井深度1800米,出水温度245℃,深度到4092米,温度就能达到400℃,自从上世纪初利用地热蒸汽发电后,电站的装机容量保持世界领先,直至80年代美国超越成为世界第一。20世纪90年代,意大利启用拉德瑞罗地热再生工程,新技术开发深层热储,2013年庆祝电站商业运行100周年。



2008年,意大利派遣地热学家,参与冰岛深钻项目,旨在将钻井深度加深到5000米,接触岩浆边缘,从而利用因此产生的高温蒸汽,提升发电功率,并希望将这项技术应用于意大利本国的地热开发。2014年意大利的地热发电量为56.6亿千瓦时,在2015年,地热发电装机容量达到了916万千瓦,排名世界第六。意大利政府对意大利的地热开发非常支持,鼓励进行有关地热开发利用的各方面活动,进行地热调查,提高勘察技术和钻探技术,对地热资源进行评估,建设地热发电厂,使用现代化方法研究地热收集系统工作网络的分布,并最大限度地缩短地热田开发与利用之间的时间间隔,不断出台并贯彻发展地热能的有效方针。



意大利环境法规中,有明确的关于地热开发环境影响评估条款,注重地热开发工程与环境的兼容性,促使地热资源的开发利用有序化以及合理化,在扶植地热资源开发的过程中,兼顾环境保护,使地热能利用呈可持续发展状态。意大利能源部门规划,预计到2020年,意大利将达到可再生能源和绿色能源占能源消耗总量的20%,同时提高能源利用效率。



印尼



印尼预计拥有世界最大的地热能源储量,约270亿瓦,占全球总量的40%。目前,印尼已利用的地热能源仅占预估潜在总量的不到5%,约合1340兆瓦,是仅次于美国和菲律宾的世界第三大地热能源生产国。



目前,印尼政府已呼吁国际机构在刺激可再生能源发展的同时着重将目光集中在地热能上并改革监管架构。目前正由印尼国家石油公司地热部(Pertamina Geothermal)进行勘探和经营的现有资源也将得到必要的加速推动。世界银行也在协助政府筹备“碳金融框架”( Carbon Finance framework),以促进地热能项目的定价并提供足够的报酬。



印尼政府正在努力出台加快推进地热能的相关政策,其目标是借助可再生能源以达到总潜在供给量23%的目标,即7156兆瓦的地热能。在巴黎气候谈判峰会之前,印尼政府向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提交“国家自主贡献预案”,该举措也让开发地热能的必要性变得更加迫切。



阿根廷



阿根廷位于环太平洋地热带,境内的火山有35座,而其中又不乏活火山,在阿根廷的恩特莱利欧省,几乎每个城市都有温泉。阿根廷预计在25年内,开发已勘察到的地热资源,在可供开采的活跃地热区,利用充足可持续的地热资源,建立运营地热电厂,并引进外资和外国先进的地热开发技术。



土耳其



土耳其境内多火山,很重视对地热的利用。1970年土耳其就已经在地热温泉资源丰富的代尼兹利开始进行地热发电,而迄今为止,在土耳其高温地热资源丰富的西部,已经建起了6座地热发电设备。土耳其政府鼓励新能源开发,对地热发电在电价和设备上给予补贴。20161月土耳其地热发电输出功率已达到63.5万千瓦,并不断在筹划建设新的发电站,计划在2023年将可再生能源的发电比例提高到30%。土耳其还采用先进的技术,计划将太阳能发电与地热发电结合起来,提高电力产出率。土耳其的地热资源除了进行发电,温泉疗养行业也十分发达,此外,还进行区域地热供暖以及温室地热种植。早在2007年,土耳其的地热供热系统就已经能提供39万千瓦的供热量,这些系统位于土耳其的20个地热采暖区,供暖面积达到600万平方米。在土耳其的中部和东部还利用余热进行园艺和农业种植,实现地热资源的梯级利用。



智利



智利是全球最具地热潜力的国家之一,但由于缺乏产业投资激励机制,该国在地热开发方面仍处于摸索阶段。事实上,智利很早就开始研究地热开发潜力,并于1907年在该国北部的地热谷(ElTatio)钻得第一口勘探测试井,接着又在1931年相继钻得两口井。上世纪60年代末,筹集了足量融资的智利政府曾制定过详细的地热勘探开发计划,但最终因受到公众和旅游企业的强烈抗议而告吹。不过,这一事件并未让智利打退堂鼓,该国政府称“地热开发热情已经燃起,且勘探进程开始加速”。目前,智利已在全国范围内确定了66处地热勘探点,其中42处正在审批,还有24处正在研究中。



智利官方数据显示,该国拥有1.6万兆瓦的地热发电能力,而全国总电力装机容量约16970兆瓦。智利依靠意大利ENEL绿色电力的合作支持,在安第斯高原(高出海平面4.5千米)建成第一个地热电厂。该项目总投资3.2亿美元,CerroPabellón已于20174月发电成功,成为南美地热开发的先锋,总装机约为48兆瓦。地热电厂每年发电量将达340吉瓦时,足够15.4万户家庭使用。



肯尼亚



肯尼亚位于红海-亚丁湾-东非裂谷地热带,地热资源储备丰富。肯尼亚因特殊的地势与地质环境问题将目光转向了当地丰富的地热资源。在此条件下,肯尼亚能源部大力鼓励地热能利用,以解决日益增长的供电需求。目前,肯尼亚国家电网中13%的电力来自地热发电,政府预计未来地热资源可100%满足肯尼亚的电力需求。由于地热资源作为清洁能源,不会如火电一样造成污染环境,一直以来都受到肯尼亚政府的青睐,同时又因为与太阳能风能比较起来,地热发电相对廉价,成为肯尼亚保持电力供应的可靠方式之一。



目前地热发电在肯尼亚仅次于火电,潜在地热资源发电量达到7000兆瓦,实际利用量已达到594兆瓦,仅占其地热储备量的8.5%。肯尼亚的地热开发,基本走的是政府路线,依靠银行的资金和政府的支持,逐渐发展起来。依靠银行的支持,在上世纪7090年代,肯尼亚开发了5个地热项目,均十分成功,并且在实践过程中,不断提高地热钻井技术,提高改善钻井能力,降低成本,提高地热能产量。2006年底肯尼亚开始筹建地热发电项目,到了2015年已经建设了4座地热发电站,其中的奥卡瑞发电站是非洲最大的地热发电站。



2011年,肯尼亚已经与中国、日本、韩国和法国等多国签订地热能开发协议,以获得开发地热能的优惠贷款,中国能源企业为肯尼亚的地热开发带去先进的技术和管理经验。20124月,肯尼亚政府在东非大裂谷启动了“梅嫩加伊地热开发项目”,已于2016年,该项目启动了一期工程发电40万千瓦,可供肯尼亚50万户人口和30万小企业使用,这一项目能够满足肯尼亚25%的电力需求,解决其电力短缺问题,加速肯尼亚的工业化进程。



在肯尼亚首都内罗毕附近建造的奥卡瑞地热发电项目四期电站,是目前世界上单体发电量最大的地热电站。201410月,肯尼亚地热发电量再创新高,达28.5亿度,占全国发电量的43.8%,成为肯第一大电力来源。截至2014年底,共有280兆瓦新增地热发电接入肯国家电网,全部来自奥卡瑞地热发电站,肯发电成本有望进一步降低。肯尼亚计划,在2019年新建6个发电量为4MW的地热电站,在2030年将地热发电总量提升到90万千瓦,投入12亿美元的资金。



菲律宾



菲律宾位于亚欧板块与太平洋板块交界地带,接近印度洋板块,处于环太平洋地震地热带,地热资源也十分丰富。2006年菲律宾的整体发电量中,地热电站和绿色能源发电占比12.46%。到了2012年,菲律宾的地热发电比例提升到将近20%。目前菲律宾正在运转的地热发电站最大发电量约有188.4万千瓦,仅次于美国,超越印度尼西亚,位列世界第二,亚洲第一。



早在1977年,第一次世界石油危机爆发后,菲律宾就已经开始进行地热发电,充分利用本国的地热能源。在那时,菲律宾只有高温地热可以作为能源利用,但随着科学发展,技术进步,目前菲律宾已经能够利用地源热泵技术,将低温地热资源用于百姓生活。到了1995年菲律宾的地热发电进一步发展,总装机容量达到122.7万千瓦。在1998年,菲律宾引进外资与技术,日本的住友商事公司与富士电机公司合作开发菲律宾地热资源,共同建设了Malitbog地热发电站,这是菲律宾规模最大的地热电站,直到20133月,这两家公司还接到了菲律宾地热发电站移建项目订单。



2008年,菲律宾发电总装机容量达到200万千瓦,而地热能源利用占菲律宾总能源产出的17%2009年,菲律宾政府展开了19项热资源开发合作项目,鼓励相关企业进行地热资源开发利用,这些合作总共将开发62万千瓦的地热能源。政府还针对参加企业制定了地热开发的优惠政策,相关业务顺利扩大。菲律宾政府的大力支持,大大促进了菲律宾地热资源的开发利用。



此外,菲律宾企业还在境外投资地热开发项目,在智利等地发展地热发电,同时也为其他一些需要开发地热资源发展中国家提供技术经验支持。鉴于菲律宾目前的地热资源开发速度,菲律宾能源部制定了在2030年之前将现有发电量增加到1.7倍左右的目标,而菲律宾的其他可再生能源,在近几年被取消了很多合同,如太阳能发电、生物电和风电,因为这些项目资金成本较高,所以上网电价不仅在本国较高,也高于邻国。而地热能除了初期投资较高,长期来看,发电成本相对较低,在未来,也是菲律宾可取的合理能源发展方向之一。



瑞士



瑞士的可再生能源占发电总量的2%。而地热能的开发,为瑞士的能源问题提供了一个可行的解决办法。瑞士位于地中海—喜马拉雅地热带,境内有丰富的地热资源。作为世界高速发展的国家之一,瑞士也正在向欧盟环保标准靠拢,大幅度减少二氧化碳排放量,而开发地热能这种清洁能源,可谓一举两得。



瑞士对地热能的开发利用起步较早,尤其是将地热能应用于供暖方面。2007年,瑞士的圣加仑市议会通过并采纳了“能源理念2050”计划,这是一项促进可再生能源开发利用的规划,这项计划中提到,到2050年,圣加仑市的地热供暖将普及到全市的居民住宅和办公楼。在2008年,瑞士政府投资150万瑞郎(折合人民币900万元),用于地热开发研究,占瑞士可再生能源开发研究总款项的12%。同时,瑞士的各个高校纷纷开设地热专业,并招收硕士与博士,进行地热科学技术的研究突破,培养地热学专业高级人才。到了2010年,瑞士的新建筑中,采用地热供暖的达到30%,广泛地利用地下50米到300米的浅层地热能,通过地源热泵设备,将地热资源应用于供暖,使当时的瑞士成为了单位国土面积拥有地源热泵装置最多的国家。瑞士政府鼓励投资开发地热资源,在圣加伦、苏黎世、日内瓦等市,地区政府纷纷出台开发地热计划。



匈牙利



地热水资源是匈牙利的主要自然资源,分布范围十分广泛,总面积约为9.3万平方公里占全国总面积的2/3。地热水主要分布在大、小匈牙利平原。盆地各凹陷中布满了第三纪多孔沉积物,凹陷最深处约在海平面6000m以下,平均深度为3000m。此外,大量的地热水还储存于三叠纪后期的石灰岩和白云岩中,为匈牙利第二大热水储层。匈牙利地热水的利用的特点是历史悠久、范围广阔、档次较高、管理先进、效益显著。尤其是对100℃以下的地热水利用,在世界上居3~4,它曾以地热农副业利用著称于世。地热浴疗、康复、旅游利用广泛,近年来地热区域供暖发展也较快。



地热水在农副业上的利用是匈牙利地热水利用的一大特点。其国内园艺和温室暖气系统的80%用地热水供暖,地热温室是匈牙利冬季蔬菜、鲜花供应的主要来源。同时,地热在养殖、饲料加工、谷物烘干等方面也得到了广泛应用。温泉浴疗在匈牙利极为普遍,利用年限也较为悠久。现代技术与古老温泉的结合,将使温泉浴疗向更高层次的利用发展。首都布达佩期格列尔特宾馆位于多瑙河西岸,背山向河,绿茵蓝波。该处利用地热水浴疗已有75年历史,水温42~46℃。



马来西亚



近年来,马来西亚大规模开发地热资源。位于地中海-喜马拉雅地热带的马来西亚蕴藏着丰富的地热资源,马来西亚潜的地热能储量具有广阔的开发利用前景。目前,马来西亚已经掌握了一定的地热能源开采技术,在地热发电方面也进行着尝试性建设,而政府在节能方面的优惠政策,对马来西亚的地热行业发展,是一个值得关注的利好消息。马来西亚在东南亚国家中消耗电量比例很大,从2014年起,马来西亚就开始免除每户第一个200单位电力消费的商品和服务税,继续推进的节能优惠政策是对未来马来西亚能源开发方向的一个提示。这一政策促进了马来西亚可再生能源的发展,尤其是鼓励了地热能的进一步开发利用。



波兰



波兰环境与资源部长Jan Szyszko日前表示,坚信解决国家能源依赖性在于大力发展地热资源。Szyszko在国会议会上称:“地热能优于风能和太阳能,因为其持久存在而非间歇性”。Szyszko称:“地热能在国家能源发展战略中意义重大,应得到政府的大力支持”。一直以来,波兰能源结构以煤炭为主,但是Szyszko部长称:“据Julian Sokolowski教授研究发现,波兰的地热资源远远超过本国的需求”。Think Geothermal 网站报道称:托伦镇地热资源较为丰富,按照目前开采水平,每小时可生产超过35060摄氏度的热水。Szyszko部长称:“这将是一次重要机遇,基于本国能源现状、技术水平以及基本国情,地热能将在国家能源转型中发挥重要作用。”

相关动态